自從認識了那條奔騰不息的大江,我就認識了我的北方和南方。
我的南方和北方相距很近,近得可以隔岸相望;
我的北方和南方相距很遠,遠得無法用腳步丈量。
大雁南飛,用翅膀縮短著我的南方與北方;
燕子歸來,銜著春泥表達著我的北方與南方。"/>
梁云昌工作室
Liang Yun Chang Studio

《我的南方和北方》---稿件


自從認識了那條奔騰不息的大江,我就認識了我的南方和北方;

自從認識了那條奔騰不息的大江,我就認識了我的北方和南方。

我的南方和北方相距很近,近得可以隔岸相望;

我的北方和南方相距很遠,遠得無法用腳步丈量。

大雁南飛,用翅膀縮短著我的南方與北方;

燕子歸來,銜著春泥表達著我的北方與南方。

我的南方,也是柳永和李煜的南方。一江春水滔滔東流,流去的是落花般美麗的往事和芬芳。夢醒時分,定格在楊柳岸曉風殘月中的那種憂傷,也注定只能定格在南方才子佳人憂怨的面龐……

我的北方,也是李白和高適的北方。烽煙滾滾,戰馬揮韁。在胡天八月的飛雪中,騎馬飲酒的北方將士,正開進著刀光劍影的戰場,所有的勝利與失敗,最后都化作了邊關冷月下的一排排胡楊……

我曾經走過黃山、衡山、峨嵋、雁蕩,尋找著我的南方,我的南方卻在烏篷船、青石橋、油紙傘的深處隱藏。在秦淮河的燈影下,我凝視著我的南方;在寒山寺的鐘聲里,我傾聽著我的南方;在富春江的柔波里,我擁抱著我的南方。我的南方啊!杏花春雨,小橋流水,鶯飛草長。

我曾經走過天山、昆侖、長白、太行,尋找我的北方。我的北方卻在黃土窯、窗花紙、蒙古包的深處隱藏。在風沙走石的戈壁灘,我與我的北方并肩歌唱;在塞外飛雪的興安嶺,我與我的北方沉思凝望;在蒼茫一片的山海關,我與我的北方相視堅強。我的北方啊!大漠孤煙,長河落日,嗩吶嘹亮。

從古到今,那條奔騰不息的大江就像一根琴弦,彈奏著幾多興亡,幾多滄桑;

從古到今,那條奔騰不息的大江就像一根琴弦,彈奏著幾多興亡,幾多滄桑。

在東南風的琴音里,我的南方雨打芭蕉,荷香輕飄,婉約而又悠揚!

在西北風的琴音中,我的北方雪飄荒原,腰鼓震天,凝重而又張狂!

我的南方和北方,

我的北方和南方,

我的永遠的故鄉和天堂!

三分pk10全天精准计划群 赛车pk10官网 七乐彩十大专家预测号 keno怎么玩 二八杠推筒子安卓游戏 重庆时时算法公式 亚洲杯女篮决赛 篮球实时比分直播 极速时时有猫腻吗 分分彩计划软件推荐 捕鱼达人1官网 重庆时时真的假的 时时彩大小单双稳赚买法 体彩取消电子投注 足球单场结果 大乐透1000期走势图